「每名NBA球员都有一个老大哥。」凯文-加内特说过的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脑海里。萨姆-米丘是加内特的老大哥,而加内特又是拉简-隆多的老大哥,这就是NBA的一种循环。你很难找到一个职业生涯没有建立在新秀赛季中老大哥的影响之上的NBA球员,而那些日后也成为老大哥的球员又将这种经验传递下去。本文就将讲述他们的故事。系列回顾: 我的老大哥——伊赛亚-托马斯谈论新秀赛季如何塑造他传奇的NBA生涯文斯-卡特在NBA打球的21个年头里,已经为8支不同的球队效力过,如今他希望回来继续征战第22个赛季。「希望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能找到解决办法。」这位42岁的老将在上周的一次电话採访中如是说到。他曾8次入选全明星,赢得过1999年的年度最佳新秀奖项,而且可以说是体育史上最伟大的扣篮冠军。这周,卡特在奥兰多为FOX体育关于NBA全球青少年冠军赛(Jr. NBA Global Championship)的电话採访做準备时,抽空与雅虎体育进行了这番对话。

[译者注:本文提到的时间点早于卡特正式签约老鹰。]

谁是你的老大哥,这种关係是怎样建立的?

卡特:我的情况可能要比过去五六年中的任何球员都要特别,因为我当初大概有4、5位老大哥,包括查尔斯-奥克利、凯文-威利斯、迪-布朗、道格-克里斯蒂以及安东尼奥-戴维斯。过了两年,又来了戴尔-柯瑞、马克-杰克逊和马格西-博格斯,所以我在生涯的前几年都被老大哥们包围了。还有一位是海伍德-沃克曼(Haywoode Workman),所以你能一直讲下去。我想奥克利应该是我的第一位老大哥,那是我NBA生涯的第二天,正在参加训练营,他走向我说道:「我要让你成为一名NBA球员,教会你怎幺打球。」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请教问题。我想做好一切準备,儘可能做到最好。我爱打球,就是想去学习它。想想我刚才提到的这些球员,奥克利和麦可-乔丹一起打过球,迪-布朗和赖瑞-伯德一起打过球,克里斯蒂和「魔术师」强森一起打过球,戴维斯和雷吉-米勒一起打过球,而威利斯和多米尼克-威尔金斯打过球。要是我不去听听这些球星中的球星,这些独一无二的超级球星们是如何準备和掌控他们巨星身份的话,那我就是个蠢蛋了。这对我来说就简单多了,至于原因,举个例子,我乐于向人请教。显然,你得承担一切菜鸟任务和所有这些事情。我知道那是其中一部分,但也学到了关于做好準备的课程。我进NBA之前就以球迷身份看过格兰特-希尔打球,但是亲自防守这位活塞球星又是另一回事了。只是通过我问的那些问题,以及奥克利他们传授给我的关于如何针对一个球员做準备以及注意事项方面的个人方法,就让我感觉之前已经和希尔对位过了,我认为自己準备好了。当然了,希尔是头不同寻常的野兽,做準备是一回事,在现场看又是另一回事。虽然我这幺说,但我并不会觉得自己像一条离开水的鱼,即使作为一个新秀,我也许确实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我总对这些年轻人们讲:「小兄弟,别以为你已经对这项运动了如指掌了。没错,我们都很热爱它,而且和在家打球野差不多,但同时,你在家组队打球时也不会和那些一年能挣3000万美金,还入选过5、6次甚至十次全明星的家伙对位。所以你们都必须来请教问题。」我认为这能让比赛变得更简单,也为他们拖慢了比赛的节奏。

你从他们那学到了哪些关于球场内外的经验?

卡特:在场下,学习如何做準备,就像学习如何看电影。看电影本身是一方面,但现在谈论的是通过看电影去了解你到底在看什幺。在看一个球员打球时,要找的是什幺?你需要找出他的倾向,诸如此类。

还有如何以正确的方式和速度打球,现在讲究空间利用,但那时候球员们平均一场比赛要打40多分钟。那不是在当今快节奏比赛中打球的方式,但你必须去学习如何在更高水平的比赛中打球,而不在比赛最重要的最后6分钟里被换下。

学到了这些,你就学会了在得到大量出手机会或者防守最佳球员时该如何在场上生存。队里有一名精英防守者总是有益的,这能让你免于防守对面最好的球员,但总还是要去防一名球员,你必须学会如何做到这一点。没有比亲自实践更好的了,它是最棒的老师。

远离麻烦,消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方式。你可以和队里身价最低的人聊聊,他会告诉你一种生活方式,然后再和队里最挥金如土的人谈谈,他会告诉你另一种生活方式。所以你只要搞清自己的路子就行。通过观察也能学习,我就从其他球员们的错误或成功中学到了很多。我年轻时就明白自己不能像那些已经打了6、8甚至10年球的人一样花钱或者做其他一些事情,因为他们有大把美钞。他们的余地比我要稍宽鬆一些,所以我必须仔细打理好自己的事情。

关于奥克利,你能分享下关于他最有意思的故事

卡特:噢,天吶。我见过太多属于奥克利的时刻。「蒂龙-希尔」事件发生时,我就在现场。

[奥克利与希尔的小故事梗概:根据报道,2000年夏天,希尔在一场掷骰子游戏里输给奥克利5万多美元,他原本答应分两期还清,却食言了。于是奥克利在一场热身赛前赏了他一耳光,希尔才付了1万美元,但也没再多给。所以奥克利之后在暴龙与76人的每场比赛前都会在投篮训练时跑到希尔面前,往他头上扔球。]

关于奥克利,我想说的是他让我和特雷西(麦迪)从来不用为任何事担心。当你被捲入一些小争吵,推搡或对话中时,不必特意喊他过来,因为他会过来的。他告诉我们怎幺打比赛,如何变得强硬,尊重比赛,以及不要从任何人那里接收负能量。

你当时的菜鸟任务包括哪些?

卡特:如今情况有点不同了,当年支使我们去做所有那些菜鸟任务可比现在要容易。跑腿买甜甜圈直到现在也是必备任务,但是买报纸这种事如今就难得一见了,当时人们都想要报纸。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在投篮练习结束后,他们会把球踢上二层看台,让我们去捡回来。现在你要是对别人干这个,他们只会一直盯着你。

这就是当时的行事风格,与今天不同。我不得不打扫了几次更衣室,真的太糟了——鞋扔得到处都是,人们把各种东西塞给我,让我物归原处。感觉就像在新秀赛季里我一个人要当两个人用,所以在打客场时我得把训练装备都挂在宾馆房门上。我必须起得比其他人都早,把装备拿来挂在门上。

你的「欢迎来到NBA」的时刻是怎样的?卡特:显然,是与那些我试图去模仿,或者从他们比赛中汲取知识的球员对阵,比如斯科蒂-皮蓬、格兰特-希尔和「便士」哈达威,还有麦可-乔丹。我和乔丹对位过,所以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

但我得告诉你一件令我肃然起敬的事:在我赢得扣篮大赛冠军后的颁奖仪式上,我从后面走过去时,J博士是那里站着的第一个人。他握着我的手说道:「恭喜你, 年轻人!」我永远忘不了这一幕。J博士是我的英雄。他是我所尊敬的榜样,是我的头号人物。我们一起与奖盃合了影,这张照片还能在我家收藏室中看到,时至今日我仍会感到难以置信。他就是那个第一人,一提到扣篮就会想到J博士,所以没有比这更好的故事了。我为之惊讶,就像是说「我的天,这是在逗我吧?没有比这更好的了!」他向我道贺,和我交谈,还与我和我在场的两个好哥们一起拍了照片。这件事真的令我印象深刻。

VC讲述他传奇生涯中收穫的经验和影响

你的「我要留在这打球了」的时刻是怎样的?

卡特:有那幺两次半。显然,在1999年赢得最佳新秀奖后,我想自己属于这里了。我觉得皮尔斯和杰森-威廉姆斯也打出了高水準,所以得去击败这些家伙——我认为自己在赛季后半程的出色表现给了我这个机会。[卡特收到了全部118张最佳新秀奖第一选票中的113张,威廉姆斯和皮尔斯分列第二、三名。]赢得扣篮大赛给了我巨大的信心,但除此之外,我还当了几年全明星票王。在我第一次赢下投票后,我就想「嚯,我超过了科比,KG和T-Mac。」我们在说的是一众有能力当选票王,最终成为全明星先发的球员,而我连着赢了3年。我在麦可-乔丹的最后一个赛季也当选了全明星票王,我只是说「哇哦」。大家都知道他会先发,我对此也深信不疑。我放弃了自己的先发位置,这对我来说太疯狂了。朋友们和我谈起这事,他们说:「你知道你在乔丹的最后一个赛季里比他赢得了更多的投票吗?」有点难以置信。这是其中一件事。你知道吗?我肯定会同意。

你在职业生涯后期似乎把导师职责看得比追求荣誉更为重要,这种说法準确吗?你为什幺会这样选择?

卡特:我仍然认为自己能打高水平的比赛,我也想这幺做。如果机会真的出现了,那我肯定想去这幺做,去比赛和竞争。我完全同意去指导年轻人们,这不成问题。我觉得有时候要以身作则,你站出来向他们展示自己能做得比说的还好,到时这就会有些道理了。那就是我想要的。当然我们也可以进行对话,这是有意义的,但我仍然希望付诸行动。我认为如今的年轻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通过行动出真知。但在此之前他们得知道所需要的专业性是什幺水平,因为有时你可能会想「对啦,哥就是专业的」,但在你以正确的方式理解它前,你都没法判断自己是否已经走上正轨。

你都和哪些球员建立联繫,成为了他们的老大哥?

卡特:这幺说会让我听起来很老了——如今还有联繫的很多我带过的新秀,如今都已是各自队伍中的老大哥了。我仍然和他们保持沟通,试着和他们保持步调,帮他们以正确方式处理好自己的新角色。就比如杰-克劳德,我才和他聊完。还有莱恩-安德森,我一直在和他谈话。包括布鲁克-洛佩兹…你可能觉得这些家伙都是老将了,但他们都是我的新秀。

看着他们成长并明白自己是这个过程中的一份子,而且至今仍能收到他们的信息,这事太酷了。甚至当我觉得克劳德有些偏离正轨,有点太好莱坞化的时候,我会给他打个电话。他管我叫「大哥」。他说:「我马上照办,大哥,你是对的。」这是我乐于去做的事情。

我能做任何可以帮他们儘可能长久的打球,多赚些钱的事,这些我完全赞成。除了帮人圆梦的快乐以外,我得不到任何东西,就像当初那些老大哥为我做的一样。他们是我还能留在这的原因,除了打球之外,还教我怎幺在更衣室和场外做一个好人,打理生意,做我需要做的事。所有被我称为老大哥的人们教给我的这些东西,我都学到了一些。

信不信由你,去年在亚特兰大打球时,我还和威利斯谈论了关于成为老大哥和该如何去做的事。安东尼奥,我也会和他见面交谈。我还和多米尼克聊了很多。我仍在不断学习,除了成为最年长的人外,我还有很多问题,想确保自己仍在尽我所能。

这些是否也适用于你在NBA全球青少年冠军赛的工作上?

卡特:对我来说最棒的事是和教练与其他一些球员做準备工作。我会向他们提问并把这当成一项工作。而在比赛结束后四处转悠时,你会见到几个孩子并和他们简短交谈,但我们其实并没有多少像这样一对一的时间。NBA全球青少年冠军赛真的给了我这个积累更多经验,见识这些年轻天才的机会。我认为能在所有人的关注下站在国家舞台上,对于这些来自各处的年轻男女来说是个非常棒的机会。[卡特将会与Sarah Kustok以及Donny Marshall一同为FOX体育解说NBA全球青少年冠军赛,这项从周二到周日进行的赛事中彙集了来自全球各地最出色的13、14岁的篮球少年和少女。]

我十三、四岁那会儿还没有那样的机会。当时只是没机会,所以如今能亲眼见证是件很棒的事。我得到了一睹那些惊人天赋的机会。为这些孩子在13到14岁时铺设的道路是完全不同的,我只能这幺说。

从你职业生涯中经历的时代变迁中,你学到了哪些可以给下一代的忠告?

卡特:有很多这样的事。比如说,开通社群媒体对我来说轻而易举,所以这些孩子们现在也意识了这点。我们拿特雷-杨为例。去和一个还在上高三的天才少年谈论社群媒体,以及如何谨慎对待它是件难事。他在社群媒体领域以及应对媒体经验时丰富。社群媒体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影响年轻人的,它能在你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成就或毁掉你。我认为这些孩子中有很多人在应对媒体以及在球场内外进行自我管理方面经验丰富,感觉也更良好,因为如今就是社群媒体的时代。这实际上是最重要的,我认为应该意识到一点:没错,你曾是天才高中生以及打一年就参选(one-and-done)的杰出大学生球员,但你现今已经站在NBA的舞台上了,身处彙集所有社群媒体压力以及来自世界的成倍关注的最高平台。这就是我想阐明的。他们可以以自己想要的方式来处理这点,但我觉得如果我没有让他们意识到这这一点,那我的工作就还未完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